<object id="5b225"></object>

      <i id="5b225"></i>

      <i id="5b225"></i>

      <object id="5b225"><option id="5b225"><big id="5b225"></big></option></object>
      <object id="5b225"></object>

        <thead id="5b225"><del id="5b225"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: 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
          来源:芥末堆 发表于2019-04-22 16:25:29 编辑:莫小烟
          摘要: 原标题: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: 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 这两天,东京大学名誉教授、女性学家上野千鹤子在东京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讲
            原标题: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: 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两天,东京大学名誉教授、女性学家上野千鹤子在东京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讲话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因为上野千鹤子的这个演讲,是谈性别歧视的,尤其是在2018年日本多所大学曝出可笑的内幕录取消息之后,日本的社会对这个话题敏感度有所提高。
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419113727.jpg
            我想,这里释放出来的信号就是:以东京大学为代表的日本一流高校,已在反省这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/3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野千鹤子生于1948年生,是最著名的女性主义学者,个人著述达三十三部、合著达三十种以上。她现任东京大学人文社会学系教授;曾任芝加哥大学、波恩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和墨西哥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的客座教授。同时,她还是一个畅销学术书作家,2009年的《一个人的老后》热销100余万册,2010年写的《厌女》也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的《厌女》,我反反复复看了三遍,彻骨的寒冷。非常受益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一次,上野千鹤子是以东大教授的身份,在东京大学的讲台上致辞的(致辞在文末附上)。我注意到,中国的自媒体或者相关报道里,往往引用了她的致辞里的这一段话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们一定是想着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才来到这里的。但是,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的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。同时也千万不要忘记,你们能够有着‘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’这一想法本身,并非你们自身努力所致,而恰恰是来源于(你们身处的)优越的环境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段话非常好。它是“反鸡汤”,告诉你,努力了就会有收获,那是公平公正的社会里才有可能实现的。如果把这个与中国社会媒体上正在热切讨论的“996”工作制对比一起看,你大致就能做出判断了——能否有收获,取决于你是否能在一个公平的、付出能产生价值的环境里;收成与你的努力有关系,但是关系不大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看上去,告诉你世界的残酷,让你更努力,似乎是上野千鹤子给大家煲的另一种“成功学”,教你比一般情况下更励志。难怪深得一部分人的喜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东京大学入学演讲刷屏: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还有一种解读,是来自于她的另一段话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请你们不要逞强,承认自己的弱点,与他人互相帮助地活下去。孕育了女性学这一学问的虽说是所谓‘女权主义’的女性运动,但女权主义绝非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、或是让弱者变成强者之类的思想。女权主义追求的正是让弱者本身受到尊重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段话也被深受一部分人喜欢。因为他们的理解是,上野千鹤子要求女性不要像男人一样“刚”,承认男女不同,承认性别分工,承认性别差异,不要试图挑战男性。而要安于做男性喜欢的“好女权”。你看,这样的“平权”,多温和,男权就不会讨厌你们了,你们就不会像那样强硬的女权一样被骂、被排斥了,这样的女权主义,就能被男性接受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《非自然死亡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2/3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两种理解都挺可笑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演讲不能断章取义。上野千鹤子并不是在灌输一种更励志的鸡汤,也不是在教女性要当弱者,不要跟男人一样强。相反,她的重点不是放在“你要更努力”上面,而是放在如何改变这种“不公平”上面。她也不是指引女性示弱,而是说,每个人都有人权,你是弱者,你也同样有权利;不要以为你只有成为强者才有权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实际上,对女性不公平的社会,意味着,只有少部分有机会变成强者的女性才能有一定的权利。真正的公平,是无论强弱,都有同样的权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要以为,你没有平等的权利是因为你不够优秀。不要以为,女性不努力、没本事,才会遭遇不公平。这种蠢话实在是听得太多了。实际上就是说,女性要非常优秀,才能得到普通男性天然拥有的权利。天赋人权,意味着,不是一小撮优秀的女人才配有人权,软弱的、没能力的女人就不配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《年龄歧视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改变这种不公平、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和结构,那么,哪怕有几个优秀的女人能爬上高位了,也丝毫不意味着男女平等了。相反,她们可能被利用成更多的女性堕入深渊的遮羞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举个例子。微博上永远有一种声调是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屠呦呦这样的女人才是真女权。你们对社会有什么贡献?怎么配谈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原来,女性没有拿诺贝尔奖,就不配谈平等与权利?女性要奋斗到那么强大,才配坐在谈判桌上,与一个普通男人竞争同样的权利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《非自然死亡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需要额外地成为强者,弱者也能天然地拥有平等的权利,这才是上野千鹤子的意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上野千鹤子指的“不公平社会”也是有的放矢的。这就是男女生录取的的极大的不公平。她提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经过文部科学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的医学部进行的清查,男生的合格率竟平均达到了女生的1.2倍。东京医科大学是1.29倍,顺天堂大学达到1.67,昭和大学、日本大学、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学校也赫然紧随其后。……东大理科3类则是1.03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女生比男生更难合格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比较好吗?公布了上述结果的文科省的负责人做出了这样的评论:‘男生(合格率)占据优势的学部与学科除此之外完全没有,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女生占优势的情况比较多。’也就是说,其他学部的女生入学的困难程度都在1以下、唯独医学部超过了1这一情况,定然是有某种理由存在的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《读卖新闻》于2018年8月初进行了一项调查,询问了全日本81所设立医学部大学的男女录取比,结果显示,在76所做出回答的大学中,有59所在春季的一般考试中录取了更多男生,而且,在男女录取比差距排行前10名的受访高校中,18年的录取差距均普遍比17年还大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东大新生的女性比例长年以来一直没能越过“20%之墙”——到了今年更是只有18.1%,比去年还要低。从统计上说男女生偏差值的正态分布并无差异,因而说明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加优秀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如何理解?借用“知乎”上一位作者Ikaros Sigure通俗易懂的解释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一般偏差值是正态分布。假设东大一年招收了全日本最优秀的1000名学生,其中男生800人女生200人,而全日本的男女考生人数相同且都报考了东大的话,意味着这一年招入东大的女生是全体女生的前200名,而男生则是全体男生的前800名。显然如果完全公平的话,可能有大约300名男生的录取通知书应该给女生才对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事实还不止如此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由于女生录取率极低,所以女性即便水平足够高了,但仍然避免报考东京大学,避免成为炮灰。按作者Ikaros Sigure的说法:“假设全日本合乎条件的只有一半的女生报考了东大,那么在完全公平的情况下,女生的合格率应该是男生的两倍(分子不变分母减半)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野千鹤子还提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2016年的学校基本调查表明男生升入4年制大学的比例是55.6%,比女生的48.2%高出7个百分点。这一差距并非成绩之差,而是‘儿子供到大学,女儿供到短大(短期大学)。’这一父母们重男轻女的想法所造成的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意味着,有一定比例的女生,从一开始家里就不打算让她上正规大学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简明扼要地总结一下:女生与男生的智力相同、水平接近的情况下,一部分女性,父母让她念短大,淘汰了。一部分女性分数不错,但鉴于女性极低的录取率,放弃了东京大学的志愿。在最后剩下那一部分填“东大”志愿的考生中,按比例,女性录取前200名,男生录取前800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有没有感觉,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处方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3/3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但这种手法,仍然没能把女生排挤掉。他们还得想更多的办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2018年12月10日,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中文网报道,10日,日本顺天堂大学与北里大学宣布,医学院曾实施违规入学考试。顺大以“女性在心理成熟方面比男性早,女性考生的社交能力较强,因此有必要进行修正”为由,在进行面试等的第2次考试评价中,采用了男女相异的合格线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4191154126.jpg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——说人话,那就是,因为女生整体比较强,所以要扣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违规入学考试导致2017年、2018年的春季入学考试中共计165名考生“被落榜”。顺大方面表示将采取方针,追加录取在第2次考试中不合格的48名考生(其中47名为女性)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事发后,日本顺天堂大学召开了记者发布会,会上就医学部区别对待女性考生行为进行了道歉。并对17年与18年两轮考试中因学校违规行为落榜的48人追加入学资格。图丨NHK电视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北里大学则在2018年度(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)的普通入学考试中联系补录的考生之际,优先联系了男性考生及复读次数较少的考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更有名的是,2018月8月,东京医科大学也曾经曝出为不录取女生、而篡改女生入学成绩。在去年和今年的入学考试过程中,校方通过控制分数的方式,让101位成绩原本达到录取分数线的考生“落榜”。这一人数已经达到了该校近两年录取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。其中,女生多达67人,占比66.7%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4191154124.jpg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原因是,校方希望最大程度地压低女生录取比例,因为,女生即使成为了一名医生,也会有比较高的概率因结婚或生育而离职。所以他们把女生的考试成绩人为地调低。这一传统,至少延续了十多年了,东医大一直用下调女生入学考试成绩的方式来减少录取女生的人数,更在评分中对所有考生的分数都进行了篡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东医大的东窗事发,也是出于另外的贿赂案,纯属偶然,否则这传统还会继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要知道,现实当中,考大学,已是最接近公平的一个台阶了,因为标准非常客观,这种不公平肉眼可见,可以玩的花招少。进入工作当中,标准是含糊的,不公正只会比考学多十倍、百倍,却无从置喙。比如说,女性教职。上野千鹤子说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东京大学的教职中,女性助教只占18.2%,副教授11.6%,教授则低到7.8%。这一数字甚至比国会议员的女性比例还要低。而15位学部长、研究生院长中女性只有1人,历代东大校长中则从未有过女性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知乎网友补充了一个信息:“上课时候早稻田的石田京子准教授说,法学部以前男生占绝对多数,现在女生多起来了,可是到了法科大学院,一下子就少了很多。到了教员级别,整个早稻田法科大学院,算上她,常勤女教授,一共俩。在座的(包括我)外国同学都震惊了。”(@凡人之壁啊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高等教育机构中女性教师所占比率,日本一直是很低的。2004年,女性仅占16.64%,2006到17.90%。但仍未达到20%。不意外,以前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,跟着导师参加过一些国际学术会议,中国高校还有一些女性教授,日本是清一色的男性。听他们讲,女性教职人员的公开发言,都会被视为“不得体”的,仅仅因为她是女性,本应躲在幕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仅日本,韩国、香港、台湾等地,高等学府中女性的高级教职占比都很低。比如说,香港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等八所香港公立大学里,2017/18 学年平均只有 18.8% 的高阶教职(主要指Professor、Reader、Senior Lecturer、Principal Lecturer)由女性担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有人认为,不能只看这个致辞当中,上野千鹤子谈女性不平等的那主体部分,而应该看到她在结尾时说的“用自身所获取的资源去让社会总效用增加”的这一部分,多高屋建瓴啊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这是一篇好文章,切中时弊、有理有据;她面对的是东京大学,日本最优秀的学子,所以,她鼓励东大学生勇敢地站起来,改变这些不公平的现实。这就是努力“让社会总效用增加”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——然而,非要自作聪明地说,这是为全社会的进步,而不是为女性平等,你们不要过于关于女性受到不公平的那部分——这种歪解,就又回到一种传统的“坏”了。他们表达的潜台词是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女性的权利是毛毛雨、上不得台面;上野千鹤子的致辞好就好在,虽然通篇大部分都在谈女权,但结尾升华了一下,我可以把它理解为为人类(man)奋斗,而不是为女人(woman),马上就上了一个档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女人(woman)的利益不算在人类(man)里面,它要单列一行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有时想想真的很滑稽。一位日本最有名的女权主义者,因为致辞致得好,大家就争相把她的观点和态度和“女权主义”划清界限,好东西抢着要,绝不能让女权主义沾光。
          投稿邮箱:qingjuedu@163.com
          相关推荐
          梁文道从上野千鹤子演讲里看:别只做一个精致利己主
          梁文道从上野千鹤子演讲里看:别只做一个精致利己主

          原标题:从上野千鹤子演讲里看:别只做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 不知道你前几天

          人物6小时前

          葛文伟:中国的职业教育赛道刚刚拉开序幕
          葛文伟:中国的职业教育赛道刚刚拉开序幕

          原标题:葛文伟:中国的职业教育赛道刚刚拉开序幕 职业教育赛道在中国乃至

          人物2019-04-19 11:18:13

          杨东平 :什么真正的教育竞争
          杨东平 :什么真正的教育竞争

          原标题:杨东平 :什么真正的教育竞争 应试教育损害教育公平 对应试教育最强

          人物2019-04-15 14:05:37

          张邦鑫:教育“降负”的三降与三不降
          张邦鑫:教育“降负”的三降与三不降

          原标题:张邦鑫:教育降负的三降与三不降 社会对教培行业最大的不满意,主

          人物2019-04-04 16:58:33

          俞敏洪:培养孩子对生命的爱心心情教育
          俞敏洪:培养孩子对生命的爱心心情教育

          原标题:俞敏洪:培养孩子对生命的爱心心情教育 如上所述,现在家庭教育要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26 17:50:03

          许可欣:在三四线城市下沉逐步实现裂变
          许可欣:在三四线城市下沉逐步实现裂变

          原标题:许可欣:在三四线城市下沉逐步实现裂变 在叽里呱啦举办的媒体见面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20 12:21:17

          孙东旭:三大核心业务均将加大投入K12是战略重点
          孙东旭:三大核心业务均将加大投入K12是战略重点

          原标题:孙东旭:三大核心业务均将加大投入K12是战略重点 在提交IPO申请8个月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20 12:09:48

          陈果:到底爱一个人爱的是什么?
          陈果:到底爱一个人爱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原标题:陈果: 到底爱一个人爱的是什么? 幸福跟幸福感是两码事,幸福是别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05 16:03:35

          丁磊:探索“AI+教育”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
          丁磊:探索“AI+教育”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

          原标题:丁磊:探索AI+教育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消除贫困代际传递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05 15:51:39

          马化腾:希望在未成年人保护当中家长重要的角色一起
          马化腾:希望在未成年人保护当中家长重要的角色一起

          原标题:马化腾:希望在未成年人保护当中家长重要的角色一起进入进来 在今

          人物2019-03-04 16:10:30

          ?